南风过境。

Hali Stony,喜欢摄影,还有很多爱好。

【吉乐】无题。

夏初。

淡蓝色的雾气朦朦胧胧,像是隔了层磨砂玻璃,叫人看不清里头的景儿。天与海平面的交界线被打磨得光滑,海天一色。
清晨的风携夹着海的腥咸,还有从另一岸吹来的凉。

卢鑫被突如其来的风刮得打了个喷嚏。
他只觉鼻腔里像有羽毛拨弄着似的,痒的很。他蜷起食指揉揉鼻侧,才觉得好了些。
卢鑫挑了个涨潮的时候,他一早设好了闹铃,还特意戴上耳机,免得吵醒他旁边床上的人。
那人生性好静,不像卢鑫,满身的孩子气。一天到晚也不歇停。

海浪随着风的方向扑打着海岸,冲刷着那些石头尖锐的棱角,也打湿了卢鑫的一截脚踝。卢鑫忽然想起某部影视片中的桥段。
于是他从裤兜中摸出一包烟,外加一个金属外壳的长方形火机。点燃一根放入口中。
他没想过把那口烟吸入肺中,但是当烟草的味道进入喉咙时,他还是被呛得咳出了眼泪。

张玉浩是被卢鑫起床的声音吵醒的。
卢鑫唯独忘了,张玉浩易醒。哪怕是稍微大一点儿的声,他也能立刻从梦里脱离开来。
所以,在锁门那声以后,他翻来覆去,再也没能睡着。
困乏倒是有一点儿的。但清晨看海还是个不错的主意。张玉浩从被褥中温暖的空气爬出来,即使已经到了夏初,海边的冷空气还是冻人。他被冻得一哆嗦。紧接着他看到了卢鑫的长袖外套。
这小子,肯定没穿外套。冻不死他。
张玉浩加快穿衣服的速度,心急火燎,生怕早在外面的人感了冒。

等张玉浩赶到的时候,他看到连成一片的天与海,还有一层稀薄的雾气。
雾气向岸上飘散,被染了一层浅淡的蓝色。他看不清那边有些什么。
可以说是人间仙境。张玉浩愣神了几秒。然后他注意到一点红光出现在视野中,和一个模糊的人影一起。
红光在蓝色的雾霭中若隐若现。继而他看到了那个人影弓下腰身,剧烈地咳嗽着。张玉浩似乎明白了什么。可他一句话未讲,只是迈开脚步朝那个方向跑去。

张玉浩一把抢过卢鑫手里的烟,可他没有立刻扔掉。他端详着润湿了的烟嘴,抬起头看着卢鑫。
“你都学点儿什么。跟谁学的,抽烟?”
“我这不是初犯嘛,而且我也没想着学。也就是抽抽好玩儿,没吸肺里去。放心。”
卢鑫笑得倒是没心没肺,可一不小心又触及到了咽喉,残余的味儿让他又咳了三咳。
“不会抽烟挺好的,别学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。你身体祸害坏了谁管?”
“你管。”
“去你的,我还能管你一辈子啊。”
卢鑫少见地沉默下来,张玉浩却着了急。他回想了一遍自己的话,并未发觉有何不妥。
可他毕竟是经历过世道的人,脑子转得也快。他当机立断转移话题。
张玉浩用手背试了试卢鑫胳膊的温度,很低。冷得张玉浩心尖儿发颤。他尽量把语气放得轻巧。
“我把你外套拿来了,你赶紧穿上。别再冻感冒了。我不着急你妈还得着急呢。”
“哎,得。我这正冻着呢。一会儿你再不来我恐怕得冻成冰棍。”

“……卢鑫。”
“哎,咋地了?”
“以后你记住多穿点儿,别老得别人替你想着。”
“知道了知道了,你怎么像我妈似的。整天念叨。”
“我倒想当你爸爸。”
“别,你可别当你爷爷。”

ps:没写出那种感觉。气死我了。:)
我是一个只会自戏的垃圾。:),fine,mmp。
当作练手,是真的没怎么写过第三人称的文了。
只希望圈地自萌。



评论(23)

热度(10)